Yo La Tengo – The Fireside

Yo La Tengo – The Fireside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正月里,奶奶走了。在那几个守灵的夜里,在那种香烛缭绕纸火纷飞的氛围里和夜深人静直面生死的场合下,人会特别安静,但脑子里却止不住各种胡思乱想迸发,自然而然想了很多平时不曾思考的问题。其中最多的疑问,当然是关乎生死:我们生从何来死往何去?生为何而生死为何而死?生为何为人而死又将为何?诸如此类。人大多都终会思考到这类问题,早想清楚早活得更好,非得等到临闭眼的那一刻,再为自己的下一步去向何处而慌乱失神的话,那可是比活在世间时找不到活路更可怕得多的终极迷路。当然不指望自己一下子就能想通道理知行合一地活着直到了生死出轮回的高级精神状态。但在那样特殊的境地下,发现某些大到吓人的终极困惑就矗立在自己跟前需要自己开始认真去对待了,心中还是有一种莫名释然的开悟感。

坐在灵火前的某些时刻,脑子里想起过这首《The Fireside》。以前听音乐的时候,时常会傻乎乎地算计着在未来自己的葬礼上该放什么音乐呢?大学的时候听重金属,心中觉得最适合的安魂曲非Metallica的《Nothing Else Matters》莫属:Life is ours, we live it our way … And nothing else matters / 人生是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决定自己的活法,而其他的并不那么重要。音乐慢慢听多了以后可以选的东西就花了… Suede的《The Next Life》有妖气十足的洒脱告别:See you in your next life, when we’ll fly away for good / 嘿你们,下辈子再见了,那时,我们将永远一起翱翔;Mark Kozelek的《Bad Boy Boogie》告诉大家这辈子我算不上个好人,但:I was born to love ’til the day I die / 我从生下来到死去就该一直被人所爱;Lou Reed的《The Bed》,床是什么,我们生在床上,睡在床上,在床上做爱,在床上养病,最终死在床上:This is the place where we used to live,I paid for it with love and blood / 床是我们生活的地方,我为之付出了爱与血汗。等等等等,可选项越积越多,以至于要现在就选出曲目当场拼凑几张安魂曲合集出来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而Yo La Tengo的《The Fireside》,无疑可以录入集合,成为完美的最佳备选曲目之一。大段悠长而充满迷幻感的器乐演奏,营造着幽冥境地的不真实感,突然有人在隐约中慢慢吟诵着什么,宛如沙弥法事上模糊诵念着的《往生咒》:

And if I go 如果我走了
Leaving much of life 离开尘世
Somewhere 去向某个地方
Beyond the fireside 随着火焰的升腾
Somewhere 去向某个地方

And when I’m gone, 如果我离开了
Lemme imagine life, 我会记挂曾经的人世
Sometime 时不时的
Please think of me 也请你们想念想念我
Please think of me 也请你们想念想念我

在自己的葬礼上播放这么酷的东西,我希望这不是自己一时冲动的选择。我会这么干的,好歹,自己一辈子听那么多好音乐,不至于魂魄归西的路上,耳边却得闹哄哄地响着装束怪异的乡村灵歌乐团用蹩脚的器乐配合演奏的《茉莉花》、《青藏高原》或者《希望在未来的田野上》什么的,那该会是怎样的一种死不瞑目呢…

好吧,把Yo La Tengo鼓捣成灵歌乐团,其实是大不敬。这支成立于美国新泽西的独立乐队,以Ira Kaplan和Georgia Hubley夫妇再上贝斯手James McNew为核心一唱就是三十多年。成员们以西班牙语Yo La Tengo (英文翻为I got it,姑且理解为“我拿到它了”,乐队选名牵扯到一则冗长的故事,有机会再慢慢说)命名了自己的乐队,但其实彻头彻尾都是美国的本土制造。三十年间,乐队在主流音乐市场并无大成就,但却是乐评人心目中公认的地下音乐大神。其作品风格从民谣到实验音乐到噪音摇滚甚至后摇范畴,涵盖之广令人侧目。乐队作品数量众多,创作力之持久旺盛整体水平之高更是令人叹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张Yo La Tengo的专辑都值得聆听值得收藏。一曲《The Fireside》,来自2009年的专辑《Popular Songs》,于Yo La Tengo庞大的整体作品集合来说,只能算是管中窥豹见其一斑。放之于暖房台面之上,各位取之为敲门砖慢慢进Yo La Tengo的门窥看全貌,是件大好事。或如我窃之欲以为临终之送别佳音,那让我们在天国未来的某一时刻,循声而聚再相见。

Slowghost
2017.03.12.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