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ral – Lament

Uaral – Lament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这首歌适合晚上睡前戴着耳机独自享受,然后让它走进你的梦里。

清新的木吉他弹奏出只有清泉和小溪才能和声的和弦。沿着水岸是一片黑色的丛林,突然从中走出一只无声的野兽,蓝色的眼睛暗淡低垂,却发出了浑浊颤抖的喉音。你惊惧,却无法醒来,仿佛一个苦痛男人的灵魂进入了你的身躯。远处的风送来教堂的风琴旋律,流畅的吉他紧接着再次响起……

Uaral,智利厄运民谣的二人组合,Aciago 负责乐器的演奏, 而Caudal表演人声。曾经动荡的、屈辱的流放农奴生涯让他们的音乐中浸透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压抑和悲苦。然而,他们的音乐形式却又是如此的剔透与亮丽,只有当Caudal的死嗓吼起的那一刻,你才会明白:这是一种炼狱之后的音乐,它的华美是浮泛起来的氤氲雾气,底下是深不可测的沼泽,周边是无尽黑暗的密林。

让我们把这场噩梦做完吧。民谣吉他的扫弦声中,舒服的男中音在风琴过后独自吟唱。一个节拍的停顿之后,克制已久的悲哀终于在一声惨叫中释放。吉他的第三次响起,是前两次旋律的变奏,节奏稍稍加快。水流微急,然后在静谧中放慢了脚步,一个男人的哭泣从幽暗中传来。Lament,哀歌。它让我们在梦中也会悄然落泪。一切似乎无可避免地到来,男人放声嘶喊着,精彩的吉他电音SOLO为这场黑梦的结尾划出了道道伤痕。

据说,Aciago和Caudal 年少的时候曾在一座山上迷路, 当他们来到一个苹果园时, 遇见了一位怀抱着一具巴洛克式吉他的老人,老人叫做Uaral,他的名字就刺在吉他上。这位神秘的老者用他的诗篇和吉它帮助两位少年看到了人生被遮蔽的景象。

倘若你对这样的传说有所怀疑,那么,你也不应该忽视拉丁美洲这块神奇的大陆所深藏的瑰丽艺术气质。这里的大山、大河、丛林和深海,这里的血光、动乱、贫瘠与富有,像一块魔幻斑斓的宝石,反射着奇异的色彩和光芒。Uaral是厄运金属派系中的山水田园诗人,他们将北欧萧瑟的寒风和威严的神话,带到了潮湿的狭长国土,让阳光、高山、溪流、沼泽变成他们苦难心灵的容器。他们把冷藏于热,从无比的宁静中透露出侵略性的苍凉利刃。在Uaral为你编织的梦境中,死亡成为了无比轻盈的重负。读读智利女诗人、194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卡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的《死的十四行诗》(赵振江译),你将更能体会到这样难以自拔的美:

有一天,这长年的苦闷会变得更加沉重,
那时候灵魂会告诉我的躯体,
它不愿再在玫瑰色的路上拖着包袱行走,
尽管那里的人们满怀着生的乐趣……

以泪洗面

2011.07.20.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