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n. – The End Of The Island

The Fin. – The End Of The Island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梦的房间正在分裂,
梦里的雨声繁殖,
愈来愈响,
像是一串临近的脚步。

梦的剧场,交换钥匙
再加一个机位,
梦会向我走来,
成为全部。

这个梦很长,比三十年的岁月还要略长一点。如果把它平铺开来,大海兴许能够刚好装下。有那么一刻,我害怕醒来,我想我会变得苍老,丧失人类的语言,终日只能与树对望,偶尔说两句悄悄话。于是我试图在梦里醒着,开始尝试在海面上行走。

大海很柔软,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口袋里传出一串叮当的响声,我好奇地伸手进去,找到了三把钥匙。我决定:要继续前行,再走三十年,被三扇门阻挡,用光三把钥匙。

在没有边际的海面上,我走了五年,没有遇见另一个人。几个有雾的清晨,我隐约听见有人在不远处穿梭,用类似水在沸腾的声音说着什么。起初我很兴奋,以为找到了做梦的同伴,就往发声的方向快步走去。一共找了大约五六次,除了金枪鱼的浮尸、仰泳的海藻、以及一颗落进大海后无法逃离的星光外,我没有找到那另一个人。在行动上,我慢慢放弃了寻找,但心里仍有不甘。“在大海上行走,应该有个说话的伴!”有一次我忍不住向着远方怒喊。话音刚落,我的面前升起一座巨大的海水之山。第一扇门终于出现,我把钥匙拿出,有一把在我手上慢慢消融不见了。山的中间裂开一个缝隙,两头缓慢分离,光从中间泄漏出来,把我照耀得看不见自己。有一个人影就在对面,我的心已经迫不及待了。我走过去,每一个脚步都会溅起许多金光闪闪的水滴,整个场景是那么的神圣,悲喜全部抛到脑后。我走到了他的面前,光慢慢减弱一些,我看清楚了他的脸——那另一个人——是我自己。

孤独的人,孤独的树,孤独的光,孤独的大海,孤独的画,孤独的音乐。一切都是孤独的,一切影像,一切声音,连时间都是孤独的。

接下来的五年,我学会和自己相处了,时间变得快了起来。孤独没有什么不好,爱一个人要爱他的孤独,爱一个人要成全他的孤独,爱一个人不要付出自己的孤独。

第十年的某一天,我走得有点累了,躺在一只鲸鱼的脊背上休息。我想起我的母亲,她现在是否安好,她手里的钥匙还有几把?然后我想起我的女儿,她的梦里会不会有我,她在梦里穿着什么样的裙子?最后我想起我的爱人,当她的第一把钥匙完成使命的时候,她期待的那另一个人会不会是我?哦,对了,完成使命!这个词忽然在我脑中、在我身体里不断地膨胀。我感觉自己就要炸裂,像是一扇门要从我的身体里彻底的敞开。我赶紧拿出第二把钥匙。

“人对自身的探索、实践和验证,它不持原则,无需评断。它最终是一种洞悉,一种原谅。生命里出现的每一个人,他们带来的种种,一切均是为了帮助我们行进、生长、完善、纯净。”在这个瞬间,下一个瞬间,“我相信彼此生命中的使命已达成,幻觉与执念得以破除,最终可以享用到人与人间,关系之外的清省与自在。”一只鸟在空中飞翔,占用着一条属于自己的天空,没有另一只鸟可以分享。轨迹与轨迹不时交叉,偶尔重叠。所有同行的飞翔,都在完成使命。除此之外,不必琐碎的重复。

相聚都是重逢,分离即是自由,鲸鱼舒展着身体,我的身体停止膨胀,想念还是那样美好,想念已经足够美好。

第二个十年,我告别了许多相聚,迎接了许多分离。每一次日出看起来都不曾相似,但是白昼变得普通而模糊,因此日落的样子一天一天连接在一起,像是一段温暖的旅程,通向寂静的黑夜。在那里,我们不再躲藏,也无需寻找。我知道最后一把钥匙不会再发出叮当声响,第二个十年,我的双耳变得包容,包容嘈杂,也包容寂静。

在梦里,我不知道还要行走多久,才能遇到第三扇门。大海有时就像一个宇宙,而我是一颗独自游荡的行星,白日的太阳和夜晚的星星和我之间存在一种引力,也存在一种排斥力,我们各自漫游,十分友好。每当我回想这个梦,总觉得最后的十年还未有个终点,但早已有个了结。现在,我仍然常常做梦,也总会醒来,只是再没有一个梦会带我走向那里,使我完整。

第三十年的一个傍晚,我碰见一只海龟,它正在随着一股暖流漂游。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它看了我一眼,和我打了个照面。它的背上有一个美丽的墨绿色龟壳,悬浮着露在海面上,像是一座游走的岛屿,我觉得美丽得不行。但我知道它们的不同。看着海龟渐远,向着日落的方向,我忽然想要停留。

太阳在海平面上懒洋洋地降落,红光把大海照得通红,海底的动物们此刻应该开一场霓虹闪耀的派对。海底下还有另一阵躁动正在向我靠拢,一块海岩在我身下快速生长,我没有逃开,这种接近时的吸引使我着迷。我不知道当它碰撞我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拿出了最后一把钥匙。现在,我不再是一颗行星,太阳和星星不再牵引着我——我变成了一座岛。

这个梦很短,岛的生命才足够漫长。这个梦就像这一首歌曲,三十年变成了三分钟,所有孤独的梦幻在海面上升起,接近天空的之时,就是成为云的开始。去漂泊吧,去迷失,然后再走向一个觉悟的终点。这是我理解的生活,这是我从前未能体会到的盯鞋音乐。

看似虚无,实则完整。梦终会向我们走来,行走到死亡,就能成为一座永恒的孤岛。

大海从沉默的喉间,
吐出一座岛,
一个不随波逐流的爱人,
一首不绝望的诗。

每天都有一个梦,
要开往那里,
一万只贝壳在我身前列队,
最后一只,
正在和我告别。

明天就是六月了,
初夏的夜晚,
我要在船上尽情地摇摆,
不和谁告别。

往事已在别处上岸,
我要离岸很远,
在那座岛上,
喝光所有海水,
使岛成为全部。

When the sun was going down
I saw you turned around me

The way you got me
The glimmering surface of the sea

We couldn’t know where to go
We couldn’t know where to go alone

As the sun was going down
We saw darkness on your face

We couldn’t know where to go
We couldn’t know where to go alone

It’s too cold and windy
What’s more, we haven’t got time
Time wash us away
Somewhere, we couldn’t know where it is
But now, I feel it as like a phase

Time wash us away
Somewhere, we couldn’t know where it is
The things around me start to blur

Mu
2017.03.14.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