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lan Parsons Project – Old And Wise

The Alan Parsons Project – Old And Wise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1770年到1778年之间,在巴黎的郊外的几条穿过葡萄园和草地的小径上,一位名叫让—雅克•卢梭的老人常常在此孤独地漫步,一边陷入沉思。在生命之烛即将燃尽的这最后几年,他以日记体的形式写下了在后世广为流传的散文杰作——《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卢梭,这位一辈子热爱自然、热爱真理、崇尚道德、高扬自由却终生孤苦无依的思想漂泊者,在经受种种排挤、迫害、嘲笑、谩骂之后,用他一贯优雅的语言写出这样的话:

“我们一生下来就进入了一个竞技场,直到死亡的时候才能离开。现在,我们已经到了赛程的终点,还有什么意义去学习如何更好地驾驭马车呢?如今,唯一要做的事情是:想办法如何离此而去。一个老年人如果还有什么要学习的话,那就是学习如何死亡。”

当我们衰老得足以去面对死亡的时候,我们的睿智足以让我们从容不迫吗?听听《Old And Wise》这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歌吧。它的创作者是The Alan Parsons Project——一个以Alan Parsons和Eric Woolfson为主要成员的英国前卫艺术摇滚乐队。早在1960年代末起,作为录音师的Alan Parsons参与制作了The Beatles的《Abbey Road》和《Let It Be》兩張專輯。随后,他的录音制作作品还包括Paul McCartney、George Harrison與Alan Stewart的个人专辑等等。真正让Alan扬名立万的,是Pink Floyd那张经典专辑《Dark Side of the Moon》,其中《Speak to me》的心跳声和《Money》的收银机声都来自他的天才灵感。

越玩越上瘾的Alan干脆以自己的名字组起了乐队,玩起了概念摇滚。在他们的十张正式录音室专辑中,几乎每张都有主题,每张内涵独到。如我手头拥有的《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1975)便以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的神秘小说为蓝本,《Pyramid》(1978)中则试图探討金字塔的神秘力量,《Gaudi》(1987)則是一张向西班牙建筑师高迪致敬的專輯。但在销量上表现最佳,音乐入耳性最强的一张专辑,则要数1982年出版的《Eye in the Sky》。据说,这张专辑的核心创意反映了乔治•奥威尔经典小说《1984》中无所不在的监视之眼。但是,在《Old And Wise》这首卷末曲中,我们却听到了一种与压抑、监控毫无关系的从容与豁达,尽管Eric Woolfson略带沙哑的声带带出了一丝丝伤感和忧郁,但他文雅、乐观的演绎,更像是在对我们描述从此岸渡达彼岸的一路平静风光。他唱道:

“……残酷的言语对我已毫无意义, 秋风将会吹透我的身体。某一天,在时间的雾霭中,当他们问我是否认识你,我会微笑着诉说我们曾经的友谊,眼中已消散了悲凄……”

此生的恐惧与阴影、美好与欢畅,都在眼帘即将阖闭的那一刻烟消云散。韩国电影《卑劣的街头》慧眼独具,选择了这首来自西方的歌曲作为片尾曲,曾让许多看完该片的人们感动得稀里哗啦。在经历了黑帮厮杀、爱恨情仇的惨烈之后,酒足饭饱的白发老头拿起了卡拉OK的麦克风,眼神恍惚地跟着没有消音的原唱唱将起来,坐下的两个年轻人若有所思。酒过三巡,银幕变黑,演职员表缓缓上升,Eric的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