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s Of Noel And Adrian – Jellyfish Bloom

Sons Of Noel And Adrian – Jellyfish Bloom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从来就没能适应南方近海的冬天,下了雨阴湿就渗到脊椎里,睡觉的时候能听到霉菌生长,横膈膜上升起的凉意,惹得人牙根发痒。这种日子总让我想起艾米莉·勃朗特的小说,狂风卷着大雨常年捶打城堡的木门,主角桀骜的内心背负着屈辱的仇恨。

是。是不适应,却又甚是喜欢,弄得回暖转晴却反倒觉得扫兴,因为我那些存起来的暖调会没了用武之地。到了十二月会听什么?会听Mazzy star,会听Angus & Julia Stone,会听Devics,会听Sparklehorse,总之会听这些透着太阳气味的声音。不是那些热情的、炫目的、让人无处遁形的白色烈焰,是温驯的、内敛的、挠得人心里发痒的橘色阳光,带来某种毛茸茸的舒适。听一耳朵就能瞬间联想起北欧手织毛衣上的麋鹿和松树,你知道那是来自酷寒地的生命,正因如此才能感觉到一种浑厚的暖意,在大雪铺成的旷野上闪现的彩色,像冰封河岸搁浅的一只蓝色小船。

整整一周都在听Sons Of Noel And Adrian,专辑封面像冰岛某地的入海口,是的,那个神奇国度的美妙肌理总让人觉得是另一个神秘的星球的风景,简直就像能看到地表下滚烫的岩浆一般,凝结褪色前的原生岩浆。北欧诸岛应对冬日的态度和东欧大陆是如此不同,俄罗斯广大腹地上蛮荒的气质在那里遍寻不到,那里有一种精巧,一触即碎。这就是我在Jellyfish Bloom里听到的东西,太适合现在这种日子。Sons Of Noel And Adrian是个来自英格兰的大乐团,最多的时候有13个人,清丽的吉他和迷人的声线,最能在这种时候安慰人。

微博上在倒计时,我写稿的时候是末日前的最后一夜,一个诙谐的噱头里往往裹挟着某种伤感。知道吗,即使末日真的降临,也没有任何热情去改变现有的生活,这才是最大的末日。所以末日终究被预言在哪一天都是无所谓的,因为没有希望与欢愉的生命本身就是冰冷的末日。我时常为毁灭祈祷,一种对极端狂欢的希求背后藏匿着懦弱,如此乏味的生命就是突然间中断又有何遗憾。恋人,朋友,大海,树木,土地,你愿意与哪一个互相安慰?还没看过燃烧的群星,没在成片的向日葵花田里睡过觉,这样的生活,没有该被结束的资格,只有在繁盛的顶端,结束才具有“末日”的意义,像传送带一样的平静里没有任何悲壮和浪漫的胚胎。世界的价值不会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终结就添上什么额外的美好,每一天的勇气和行动堆积生命的色彩,那不会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就被渲染得绚丽夺目。在一切来临的时候,可以改写自我的机会已经丧失,热爱美好的人可以在这样的日子感怀,而在生活里丧失勇气与热情的人,没有站在人群里恐惧的资本。

这就是人类,渺小脆弱平庸,出生与死亡的偶然正是其美妙所在。休止符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去想象,想象太阳不会照常升起,想象在一片黑暗里,你会想和谁一起,在最后的时光里听这样首歌?告诉他。

HIDETO
2012.12.21.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