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w – Comforting Sounds

Mew – Comforting Sounds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现在才扯上《中国好声音》的话题,会不会有点晚?

好吧,不管怎么说,2012年最火爆的电视节目,肯定就是《中国好声音》,再没其他了。凭借新颖独特的节目模式和精心计划的商业运作,《中国好声音》让电视机前的各色人等一起围观了一场热血沸腾的年度煽情大戏。屌丝也罢偶像也罢,在每个周五的晚上准时准点被“好声音”,人们无不是一边乐着一边骂着一边忘乎所以连冗长的插播广告也一起阅片审批,然后茶余饭后围绕相关话题相互吐槽乐此不疲。全民入戏,《中国好声音》好手段,好一场盛况空前的商业成功。

既然节目本身只是一场“商业”的成功,那么想要往更高的层次上去吹捧它的话,怕是没有道理的。很显然,《中国好声音》终究是一档娱乐性质的选秀节目而已,指望它从十三亿人中捞出被埋没的几个声乐天才,去治愈国内流行乐坛满目疮痍的现状,或者提升国人音乐审美的整体水平,改变独立音乐人的生存地位等等,绝对是痴人说梦话的事儿。试问,除了极个别几个打入流行垄断阶级组织甘心充当工具的草根歌星外,谁还记得几年前其他选秀性质歌舞节目过后红火一时的所谓“选秀明星”?有哪个在路边摆个罐子端把吉他的歌手把李宇春们旭日阳刚们的那点手段从头到脚模仿好了,也随便能整个百八十万个玉米粉丝的?商业娱乐,毕竟只是娱乐,毕竟只是吸附在大众消费习惯和消费品味上榨取剩余价值的逢场作戏而已,还是切莫当真。

但有一点,必需迎合大众口味方能取得商业的成功。在我看过听过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中,绝大多数的歌手聪明地选择了由静到动从淡定到高潮的传统编曲方式支撑起来的曲目,没起伏都得硬生生改编个低走高开出来。可有什么办法?没有高潮,再好的戏也出不来。围观群众们暂时脱离平淡生活所需要的刺激,在《中国好声音》们中,就得看各位选手翻江倒海的手段了。于是,“哇,这人居然能飙到这么高的高音”,“哇,这个男人居然能像女人一样唱歌”,“哇,这呆头呆脑的家伙居然让我想起十几年前的魔岩三杰”。对哦,当呆头呆脑的梁博,面无表情其实内心精细地用一首《我爱你中国》卷走了冠军头衔的时候,魔岩三杰笑了,你丫有种唱《蚂蚁蚂蚁》、《非洲梦》和《噢,乖》拿冠军去啊… 不管怎么说,异类们半途被斩杀了:唱邓丽君的台湾盲女,太哀怨优柔;唱爵士乐的中式女伶,太婉转曲折。连一路激情歌过关斩将飙到最后的吉克隽逸,也似乎是上台前脑瓜子被刘欢夹了似的,居然唱了一首只有煽情没有激情的《不要怕》,落得连亚军都丢得顺理成章无话可说。这也许是刘导师的错。四年前的刘欢是在鸟巢里用一曲安安静静的《油&米》在亿万观众的见证下踏上自己演唱生涯的终极顶点的。以静制动,用一种不常见的写意去替换听众期盼的通俗高潮,这在当时的特殊环境中似乎收到了奇效。却无奈,在另一个更纯粹商业化的场景里,迎合大众口味方能取得商业的成功,吉克隽逸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下错了这步棋,只能眼看吴莫愁和梁博二人继续走high路线争冠。

我倒没有贬低大众口味的意思,也不反对任何流行文化。只不过在我们生活的社会里,很多时候当某种事物被大众广泛接受后,它的一切便仿佛很容易被鼓吹放大,甚至最后被不恰当地立为衡量其他同类存在价值的标杆。在音乐上来说,就好比《中国好声音》中透露出来的这种意味儿,只有high歌才容易赢得主办方的拍板、观众的支持、导师的认可和成功的机会。于是,其他种类的音乐都不能取得成功了?这样的单一的品味,在每年通过若干火爆的媒体节目中被无节制的散播与暗示的情况下,假以时日后流行文化会不会变成更彻头彻尾的迎合与投机?缺乏个性化的流行元素,会不会慢慢占据市场的主要份额进而引发后续更为糟糕的文化腐化?这恐怕不会是没事找事的忧虑。

所以我想一个良性运作的文化体系注定是需要其他区别于主流的文化元素的。有关音乐,或许我们可以说,让更形制不一的声音时不时去夺取几次影响力足够的胜利,走上万众瞩目的巅峰,让人们认识到不同的声响也能产生相似的力量,这对文化整体协调的发展未必不是一件坏事。由此假设,幻想一下《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当晚,梁博如果不是那么投机地选择一首《我爱你中国》,而是翻唱类似丹麦乐队Mew的大作《Comforting Sounds》这样与众不同的作品去刺激到观众们的G点的话,那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可能以此而多少变得更多元更有趣一些呢?

话说Mew虽然是个来自丹麦的出身简单毫无特殊背景可言的独立小乐队,但折腾出来的音乐总体飘忽于主流与非主流之间,时常有讨巧听众的细节点缀于充满奇思妙想的作品之上,偏偏又是这样的别致让乐队受人喜爱。比如,《Comforting Sounds》这么一首形制怪异的歌曲,在八分钟内,前一半属于自闭症患者窃窃私语似的碎碎念,后一半则完全在器乐的层层推进下示范了一场不用扯嗓嘶吼也能达到的高潮。哪里需要什么主歌副歌的错落有序?哪里需要什么歌唱祖国歌唱生命?当人们被导师们忽悠只有用心去演绎的歌曲才能成为好歌手的时候,Mew却示范说明了用其他的手法刺激肾上腺素的走低爬高也能让人神魂颠倒。当某些人扶着标杆说这样一首莫名其妙的歌简直狗屁不通的时候,《Comforting Sounds》却昂首挤入了当年UK音乐排行榜的前五十名。这只是例子之一,还有其他更多的Mew们,在欧美流行音乐自由公平的土壤中肆意生长出与众不同的精彩后,能被大众与小众同时接受,引发主流与非主流文化共同发展的良性循环。所以说,也许我们的社会需要有意识去培养出更开化的现代文化体系,一个异类的才能在此才可以被视为多元化的美丽的一种。大众元素的膨胀和由此产生的对小众文化生存空间的挤压,应该被视为文化缺失的危险信号。而我们生在天朝活在天朝,权威与标准被垄断被某些力量如此控制着的天朝,越来越多的商业操作,带领那些仅仅另类于外表而内在依旧主流的东西一边胜利一边捞取个人利益的时候,我只能暗暗祈求他们别真把整个天空都刷成一个颜色。让不一样的响动偶尔也振聋发聩一下,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云层缝隙外面,其实还有蓝的天和金色的阳光的。

(注:MV长度比原歌减少一半,趣味大减)

I don’t feel alright in spite of these comforting sounds you make.

I don’t feel alright because you make promises that you break.

Into your house, why don’t we share our solitude?

Nothing is pure anymore but solitude.

It’s hard to make sense, feels as if I’m sensing you through a lens.

If someone else comes, I’d just sit here listening to the drums.

Previously I never called it solitude.

And probably you know all the dirty shows I’ve put on.

Blunted and exhausted like anyone.

Honestly I tried to avoid it.

Honestly.

Back when we were kids, we would always know when to stop.

And now all the good kids are messing up.

Nobody has gained or accomplished anything.

Slowghost

2012.10.25.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