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3 – Wait

M83 – Wait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金瓶梅》一书,写到第六十二回李瓶儿之死,写出了一个境界。生离死别,原本是人之常情,但这个“常”字却实在不平常。在平常中见人之为人,情之为情,才更能撩动常人的心弦,为之扼腕,为之倾绝。

将古今中西的文化差异悬置以后,M83的这曲《Wait》此刻竟然与这回文字如此地契合。阴风阵阵的深深院落、形销骨立的临危佳人、无可奈何的冷暖人间、空房独坐的垂泪男子……这些意象就这么匆匆忙忙地在我眼前掠过,伴随着清冷的吉他扫弦和叫嚣着的重叠人声。还有什么比此刻更凄绝呢?《金瓶梅》的作者写到此处,想必也是全然掉进了自己苦心孤诣的巨大情感漩涡中吧?西门庆,这个在他笔下飞扬跋扈、放荡不羁的无耻小人,此刻却只能“掌着一根蜡烛,心中哀痛,口里只长吁气”潘道士叮嘱:“今晚切记不可往病人房间里去,恐祸及汝身。慎之!慎之!”可这个平日里贪生怕死的浅薄之徒,此时却有无限的勇气在激励着他:“法官教我休往房里去,我怎生忍得!宁可我死了也罢,须厮守着和他说句话儿。”

M83,这个来自法国的电子组合,属于后摇shoegaz,中文翻译为“自赏派”,对于氛围的把握自然不可不谓精到。M83的声音本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他们阴柔有余而深沉不足,但是在《Wait》中的表现却堪称惊艳。这首歌曾出现在不同的美剧配乐当中,均与死亡的场景相关。“No time,no time……”是不是在冥冥之中,有人也在他的耳边凄楚地催促着?李瓶儿死前,作者费了不少笔墨作了种种铺垫:买棺材板儿、各色人等探视、道士设坛驱邪……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夜晚的到来。活灵活现的语言底下,是我们自古以来就对死亡亲近又畏惧的感觉。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如此而已。可在一种仪式化和神秘化的文化语境中,死亡又给了我们一个有限与无限的思考真空。没时间了,没时间了,到了夜半时分,丫鬟“正在睡思昏沉之际,梦见李瓶儿下炕来,推了迎春一推,嘱咐:‘你们看家,我去也。’忽然惊醒,见桌上灯尚未灭。向床上视去,还面朝里,摸了摸,口内已无元气矣;不知多咱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西门庆得知后,“两步并作一步奔到前边……在房里离地跳的有三尺高,大放声号哭”。这应该是西门庆一生中最为悲苦的经历了,也是《金瓶梅》这部奇书中最为动情的描写,平实如话却又如此动人心魄。

M83这个名字,原本属于无垠的太空,它又名“南天纸风车星系”,是业余天文学家们能够在夜空中看到的最壮观旋涡星系之一,和我们之间的距离约有1500万光年。 这首如此遥远的电声哀歌,此刻正在我的牵引之下,直奔十八世纪中国的深宅大院而去,让它滑翔着、飘摇着、尖啸着、回旋着,为那具“面容不改、体尚微温”的古典女尸多少添一些亮色吧。歌中唱着,没有终点,没有再见,就这么和夜晚一起消失……而关于人之大限的思考,我们也将继续着,带到我们的坟墓里去。这就是我在文章开头所说的那个境界,“常情”中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我们才能活得如此从容、这般华丽。

Set your dreams

where nobody hides.

Give your tears

to the tide.

No time.

No time.

There’s no end.

There is no goodbye.

Disappear

with the night.

No time.

No time.

No time.

No time.

No time.

No time.

以泪洗面

2014.12.21.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

Yo La Tengo – The Fireside

The White Birch – Lantern

The Fin. – The End Of The Island

Scorpions – Always Somewhere

Cowboy Junkies – The Fall

Cadillac Girl – Only Real

Aqualash – They Say Surr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