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erson Airplane – White Rabbit

Jefferson Airplane – White Rabbit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昨天,我妈跟我聊了马尔克斯。她说她不到十八岁就去城里唯一的国营书店上班,八十年代读书的人比现在多,人们从长期的干涸中被释放,饥渴地追求着知识,无所谓是什么样的知识,只要是知识便可。她整天藏在文学柜组后面读巴尔扎克和雨果,后来开始读美洲的作家,起初是美国的爱情长篇,后来是马尔克斯。那时候市面上的马尔克斯都是出版社偷偷翻译的盗版,这个古怪的老人因为一次旅行决定不卖自己的版权给中国。《霍乱时期的爱情》被分成了上下部,我妈说她读完了上部,却始终没等到出版社为书店补发下部,所以20年过去了,她也没看到这个故事完整的脉络。我说我买一本给你,她很高兴。她可以脱口就说出乌尔比诺医生的名字,这让我惊奇。她还笑称看《百年孤独》看得云里雾里,因为对那个家族混乱的同名同姓无计可施,但却喜欢这种云里雾里。她跟我提起很多欧洲的小说家,勃朗特、劳伦斯、司汤达、狄更斯。她不知道什么叫纯文学什么叫流行小说。她毫无避讳地说自己不喜欢莎士比亚,因为不习惯戏剧里那些怪模怪样的措辞,同样也毫不掩饰对巴尔扎克的着迷。我清楚她喜欢现实主义的东西,可我想让她知道我这些年窝在学校里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想让她知道,我何以成为现在这个我,我想让她知道,我喜欢的东西,又是些什么。

今天,我把电脑里的电影导进电视里,我们一起看了《超脱》,看了《春风沉醉的夜晚》,看了《云图》,她坦率地说自己不那么喜欢,她喜欢《廊桥遗梦》那样的东西。最后,我们一起看了67年蒙特雷音乐节的纪录片,我一个一个乐队地讲,把自己知道的每一个关于这些人的小事件都告诉她。她对任何事情都有一颗广博的心,她从不用既定的规则去否定未知。她称赞那些女孩儿的裙子,还说可以找相熟的裁缝帮我做一件。她听到大麻这样的词也不会皱眉头,只是问那时候的美国小孩儿为什么在过这样的生活,我说他们有政治理想,但不希求实现。她说八十年代中国的学生也有理想,但没处实现。我说那时候中国也有摇滚乐。

我也很久没听这些名字都能砸死人的老炮,兴奋地讲述3J死于27的浪漫巧合,对他们的颓废生活津津乐道,大讲格林威治村如何改变了艺术史。视频播到Janis joplin的时候她突然很感兴趣,她喜欢这个唱黑人歌曲的白人姑娘。听到The Who她说打鼓的人真可爱。最后一群印度人弹着西塔琴她说听起来很舒服。我发觉她对音乐很敏感。她最喜欢Jefferson Airplane,尤其是《White Rabbit》。Jefferson Airplane有男女两个主唱,唱这首歌的时候,则只有Grace slick一个人,镜头始终从侧面取景,她俏丽的鼻子引人注目,齐刘海和发带甚至显得甜美。我妈跟我一样,都喜欢厚重的嗓音,在中低音段回荡旋转,沉闷地撞击着一口旧钟,鼓声像行进的军鼓,几乎要盖过若隐若现的吉他,似乎还有合成器的旋律混入其中。旧金山迷幻乐队的声音里没有什么缅怀和敬意,JA这种领军式的存在更不会例外,这里只有狂欢和酩酊。越战摧毁了少年们对政治抱有的最后一点严肃,享乐代替了新教徒对工作的尊重。大人成为肮脏的代名词,嬉皮士用浓度最高的自欺欺人努力和世界的罪恶划清界限,无政府主义养育了他们的清高和幼稚。他们坚信“计划”是对“自由”的亵渎,昏昏欲醉地过生活是对世界的有力对抗。这些东西都能从Jefferson airplane的歌里听出来。这也是那个年代最走俏的态度。布鲁斯的根基支撑玩世不恭的身体,药效持久的迷幻剂搭建乌托邦式的靡靡之音。她能喜欢这样的歌真让我意外。

看完以后我从书架搬了垮掉派的小说和诗到她房间,告诉她如果喜欢那些歌可以看看这些书,她拿起《在路上》说凯鲁亚克她也读过些。没想过在这里唯一能跟我谈论他们的人竟然是我的母亲。或许我们觉得和父辈充满隔阂只是因为我们不曾了解他们最桀骜的年岁。

One pill makes you larger
And one pill makes you small
And the ones that mother gives you
Don’t do anything at all
Go ask Alice
When she’s ten feet tall
And if you go chasing rabbits
And you know you’re going to fall
Tell ‘em a hookah smoking caterpillar
Has given you the call to
Call Alice
When she was just small

When the men on the chessboard
Get up and tell you where to go
And you’ve just had some kind of mushroom
And your mind is moving
low
Go ask Alice
I think she’ll know

When logic and proportion
Have fallen sloppy dead
And the White Knight is talking backwards
And the Red Queen’s “off with her head!”
Remember what the doormouse said;
“Feed YOUR HEAD…
Feed your head”

Hideto
2013.02.05.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