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 Paul O’Reilly

January – Paul O’Reilly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有这么个词儿,叫做旧。

比如好好的牛仔裤,扯着水洗一番,磨破个边角膝盖,蹭掉些许表面颜色,做旧一下,可能反倒更好看了。或者对着一件刚做好的橱柜,上点仿古水再擦去大部分的仿古效果,整个物件便似乎罩上了年岁的印记,泛着一种老旧的气息,也是美。当然也有恶劣的时候,有意拿个新做的瓷器,刷刷氢氟酸刷刷高锰酸钾甚至泡泡秘制的中药,古董贩子居然也就能当做古物唬人卖大钱,这便是做旧这词贬义的用处之一。不管怎么说,做旧,就是个拿新物件往老旧物件的感觉去处理的意思。

既然就是物件整新为旧的过程,那当然音乐这东西也能修修改改做做旧。眼前的一首《Paul O’Reilly》,开声一阵略显刺耳的鼓声,毛毛躁躁的感觉便是后期制作时对架子鼓部分特效处理的成果。怀疑自己的音箱低声喇叭出问题了不是?偏偏还就是这种大大咧咧的毛躁让一首小歌从一开始就显得别致,标新立异有成,特立独行不俗。尽管声响处理得不算老气,吵杂占多老劲略少,但从这么一个细部动手脚,便能让整个曲子与众不同,这个时候的做旧看起来倒是褒义的了。

January,这个组建于上世纪末伦敦地区的四人组小乐队有的是想法和实力,缺的却偏偏是运气。乐队在2001年发行的首张专辑《I Heard Myself In You》其实颇有一番风韵,无奈嫁入的是即将倒闭的Poptones公司,妙音方才绕梁半日,根基却已支离破碎,却叫这三分娇媚何处施展蔓延?2004年乐队寻觅到新东家后发行了第二张专辑《Motion Sickness》,开篇一曲《Paul O’Reilly》,为纪念某人而生得落落有致。粗糙的鼓声背景聪明地搭配上了反差巨大干净清亮的吉他旋律,主唱Simon McLean温顺平和的嗓音填充两极之间,粘合剂似地顺畅接合了前后不和谐不搭调的元素,中和作用恰如其分。只可惜先前的损耗已经把乐队磨得元气大伤,回光返照无力后,一只原本前途有望的乐队便被封入淡忘的角落。

很多时候,在人们难以控制某种事物发展的情况下,控制的缺失往往反而能带来更多未知的惊喜结果。正好比一炉窑变系的钧窑瓷器,过火之后“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独立音乐作为一种几乎没有边界的音乐形态代表小众声音的同时,指向了一种音乐发展的不可预测性和多样可能性。不可预测性给予了我们追寻独立音乐永恒持久的新鲜感,而一曲被做旧处理了的《Paul O’Reilly》便是多样可能性的产物。记得前段时间,豆瓣上某位友人贴出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鲜为人知却也曾一样留下过光鲜亮丽声响的独立乐队名录,匆匆扫过一眼,居然有大量乐队闻所未闻,不由感叹乐海无涯,而这些被封入了淡忘角落的乐队们,又留下过多少未知的美丽呢?无从得知。于是庆幸January至少在我们耳前唱响了光鲜亮丽值得回味的些许。巧妙地处理,标新立异得当,正是自由音乐创作力量的存在让音乐的世界五彩斑斓,让音乐的物种千奇百怪,让音乐中的我们乐趣无穷。

Slowghost

2012.06.14.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