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XS – Never Tear Us Apart

INXS – Never Tear Us Apart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一次课上,玩了“听配乐猜电影”的小游戏。座下的小伙伴们个个竖起耳朵,听着音乐表情复杂。当我恶意满满地播放完《Summer Palace Main Theme》,底下一片茫然,然后什么千奇百怪的答案都有了。只有一位女生,怯生生地说,像是八十年代的赶脚……啊,八十年代!久违了的时光,那充满活力、高扬理想的青葱岁月,如今放在音乐里,被一个九五后的小女孩硬是听了出来,尽管她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这是一场多么诡异的遭遇。

但这也让我越发确信,地球上确实存在着“时光机器”这种东西,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邂逅中,它会趁我们毫无防备之时,一下子把我们牵扯回到曾经的年月当中。《Never Tear Us Apart》也是如此,当开头那强劲的键盘声整饬地响起时,我立马想到了衣冠素朴、精神充足的大学校园,有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更有的,是一个个匆匆忙忙奔波在教室和图书馆之间的身影,腋下夹着《存在与时间》,嘴里念叨着不成行的诗句。斑驳的海报在没被风吹走之前,又已被笔墨未干的激动标语所遮蔽。草坪上烛光点点吉他声声,舞池里节奏强劲目光羞惭,还有课外的各种诗歌团体,面红耳赤地把青春消磨在稚嫩的文字游戏当中。对终极问题的好奇,让我过早地介入了这样的生活当中。而在十年后的我的大学时光里,这样的气息已很难捕捉。可是,有一些记忆留存在文字和书籍中,在图书馆的借书卡片上,在旧书摊的旧书扉页上,我猎奇般地嗅出了里面的理想主义激情。当然,还有像澳大利亚INXS这样的乐队,简直是一个年代的记忆储存器,一旦打开,流淌而出的尽是熟悉的味道。

《Never Tear Us Apart》的合成器节奏,闪耀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和当年的大多数金属流行乐一样,充满着暴烈的温柔。主唱Michael Hutchence长发披肩,打扮光鲜,舞台动作夸张,被人视为八十年代的Jim Morrison。我能想象,当歌曲出现空白,紧接着是短促有力的贝斯和鼓点时,Michael会是怎样顿首甩发,闭眼陶醉……这是一首需要用尽全身的排比动作去演绎的歌曲,尽管它的歌词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简单直白。那个年代,正是这样的直接,才会让人心动。你可以轻易许下一个诺言,不管是多么地不靠谱,人们总是会严肃地相信:“我们能活上一千年,但如果我伤害了你,我将用你的眼泪酿酒;我跟你讲哦,我们都可以飞的,因为我们有双翅膀,只是有人不相信为什么……”这种天真的心态着实可敬。这才是货真价值的浪漫,不着边际,关键是你要信以为真。这是八十年代的境界,无知、无畏,但绝不像现在,无知、无所谓。

也许从八零后开始,就已经不知道《颐和园》散播的是怎样的情怀,因为连《颐和园》的导演最终也走向了迷茫的虚无主义;也许从九零后开始,就无法欣赏这首《Never Tear Us Apart》所代表的流行美学意义,因为他们的父辈可能跟他们说,那是一段充满黑暗不堪回首的记忆。年轻的鲁莽和冲动是必然的,中年的成熟和释怀也是应该的。但理应还有一种东西,无法和我们分开,并告诉我们的后代,一切美好的东西,在任何时代都将是美好的。这些美好的,是你的,终将无法失去;不是你的,你也该去争取。

Don’t ask me
What you know is true
Don’t have to tell you
I love your precious heart
I…
I was standing
You were there
Two worlds collided
And they could never tear us apart

We could live
For a thousand years
But if i hurt you
I’d make wine from your tears
I told you
That we could fly
‘Cause we all have wings
But some of us don’t know why
I…
I was standing
You were there
Two worlds collided
And they could never ever tear us apart
You…
You were standing
I was there

以泪洗面
2015.12.04.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