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sscut – We Fold Ourselves

Grasscut – We Fold Ourselves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近期无法欣赏任何三大件的组装乐队,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听乐队。我的脑洞越来越扩张,乐队只会让我主动脑补出拥挤燥热的地下室,该死的墙壁不吸收人与乐器发出的任何声音,它们被反弹然后与香烟烟雾一起缭绕,我入戏很深地开始呼吸困难。于是祈求另一个房间,Debstep也好,Wonky也好,或者碎拍,零度的房间,冷冻住所有的微粒,也冷冻我的不安和焦虑,连带与外界相通的门与窗。不要再让那些令我心律不齐的声音透进来,强调我难以跟上的速度,令我感到机能衰退般不可挽救的疲惫。

我暗示自己只需要那么一间把所有人隔绝在外的房间,不呆在那的话就只能被重新运送到充斥吵闹与逼迫的烟雾缭绕里,但不停吃冷盘只会吃坏肚子,呆在冷空气里久了,忍不住干呕,精神也涣散起来。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冷和机械,充满艺术感的离别与狗血的大团圆我一定会选择后者,我只是喜爱反转与对比。孤独症会被爱拯救,懦弱者会变强,遇上雪崩一无所有后的人会得到一张飞往热带的机票。不感觉冷,就无法敏感地获知暖度。我不想永远停在鼓机,合成器与低音贝斯制造的迷幻电子音里,我在等,被抽离的人声被拉回来的那一刻,抓住冷光里漂浮的暖色。不需要去任何一间房间,你可以走出去。这是听Grasscut时候脑海里跳出的自对白。

破碎。摇摆。用黄铜包裹好的女神放置在我冷藏柜的第三层。蓝光屋天线电视第七百二十次爆发的雪花屏里,珍藏了被精确切割的歌剧女音。盐渍已久,是时候拿出来品尝了。《We fold ourselves》,英国独立电子二人组Grasscut《Unearth》曲目之九,跳切冷电子与Andrew Philips暖人声的绝妙融合,我在冷与暖的平衡里失去一个人的重量,变得透明,与风一个颜色。Andrew的声线让一首歌的面积更广阔,上一节是引诱与共感,下一节则开始运用力量,我不知道是何时被带离我那狭窄的食道房间到达高空的,只是Andrew的第一声开始我就已经在那了。然后向下滑翔跨越山脉湖泊,和散漫漂浮的蒲公英种子一起。

结尾歌剧女音再次响起时,我坚信我早已不在那间零度冷光屋里。入戏很深的人容易被打败,也容易被拯救,只要不断催眠自己有多爱这个世界,就会自发的寻找到有供暖设施冰窟。感谢Grasscut,一次性满足我的所有需求:冰冷,生命,爱,没有边界,缓慢,却永不停下。

二井

2014.10.23.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