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ic President – Good Morning, Hypocrite

Electric President – Good Morning, Hypocrite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街道在两边
驶去城市的精子
酒醉的男子没有衣裳
乳头凋零
所有的毛一夜尽黄
死亡垂在
妓女的口红边

白昼没有性别
红色没有性别
看门的狗没有枪
花店的铁门没有瞳孔
脏老头总站在左边的墙角
叫唤他的孩子
他的孤独
没有性别

烂泥巴就要拥有
城市的一切
代替一个头盖骨
一只假眼
和一丛荒诞的假设
街道 假装失去知觉
等待
最后一辆文明驶过她的阴道

二零零六,芳龄二一,我以为悲欢是青春的全部。

我们在学校南边的村子里,租下一间空荡荡的水泥小屋。冬无暖阳,夏有西照,在那里,我们热烈地观影、赏乐、抽烟、喝酒、大谈生命与爱情。明亮鲜红的年纪,爱恨分明的你我,剖开彼此的胸膛,看着跳动的心脏,放肆大笑。还记得深夜操场上的酒精和奔跑吗,满天的星斗掉落下来,骄傲的年轻人,没有俯身拾起。还记得村口贩卖打口碟的胖子吗,烧烤摊已经摆起,人来人往的诱惑中,清高的年轻人,只听得见音乐在耳朵里翻滚。还记得河水漫过眼眶的《时时刻刻》吗,世界似乎已经得了绝症,贫瘠的年轻人,只为艺术郁郁寡欢。

好像几个世纪没有爱过,也没有恨过,那样的饥渴。

这是过分自省的二十一岁,被掏空了身体,和浮躁的时代一起,飞舞起来。现在,那回忆像虚无的尘埃,一些落在身上,更多的飘向无尽的远方。那些高昂的欢乐不属于我了,世上只有不痛苦。那些高尚的痛苦也不属于我了,我还没有明白痛苦。

不过,记录时光的字句会留下来,尽管不漂亮也不伟大,但让人警觉、克制,当然也夹杂一点怀念。就像本文开头那段晦涩中带着荷尔蒙酸味的“诗”作,它收藏着一具阴暗潮湿的躯体。读着它,如同凝望博物馆里的古老干尸,明明仅是一样上了年纪的物品,却不小心看出伤感、惊悚和某种华丽的抱负。这被时间刷洗了七年的思想瓷器,完好如初,让人欣慰。但造瓷人的思想碎了一地,分辨不出形状,想捡起来重新拼凑,不巧割伤了指头,血染日渐干瘪的身体。

但我们为什么追寻古破的艺术品,因为它的基因是历史大河中不灭的思想浪花。而我为什么阅读自己的过去,因为它是一只诚实的嘴巴。借由它,我听见那些无声中改变我的形色故事,感受到那些我可以拥有的能力,意识到那些我丧失或定将永远缺失的勇气。回望往昔,命运的迹象渐渐清晰,年轻时追逐过的伟大或虚无慢慢蒸发,恍然间发现,自己并非退化作凡人,而是骨子里流淌满平凡的血液。错过的一再错过,越来越远。

和文字一样,音乐也可以记录时光,记录思想、情绪、人事,以及活着或死去的梦想。虽然以此时的心态,听Electric President未免有些过时和矫情,但这一剂青春期激素,也无副作用。这曲来自06年同名专辑的《早安,伪君子》,虽然歌词悲世,但在骚动的音乐衬托下,别有几分嘲讽之味。纵观整张专辑,挖苦人类堕落景象的大调中,一副年轻人气势凌人的模样。不过轻松、优美、灵动的电音旋律里,有我贪食的欢乐。就像一部配乐调皮舒缓的人类大战僵尸的恐怖电影,末尾处,大地上重见天日,人们相拥告别灾难。不过Electric President的音乐里没有结局,它的控诉是热血的、当下的、瞬间的,它的故事里充满问题与愤怒,但没有留下答案与领悟。

诚如七年前我的文字,Electric President七年前的音乐,大概也只是情绪的表达。也好,这亦是真实的永恒的不可绝迹的痛苦——告别青春后生命中的全部。

Seems like the roads stretch out like veins,
街道静脉般伸展,
but there’s no heart.
却没有心脏。
Nature’s haircut is concrete now,
大地换上钢筋发型,
and we played our part.
我们玩弄着各自的那缕。
So we sing …
就这样,我们唱着daladaladalala……

I’ve lost my taste for modern things.
我已丧失对摩登的兴致。
They’re not for me.
那里不属于我。
I want mundane: a quiet place,
我向往尘世间一方静谧,
where time is free,
那里时光自由,
And I can sing …
而我可以欢唱daladaladalalala……

Climbed from my bed,
逃离睡眠,
to collect the thoughts that’d fallen from my head,
去收集那些从脑袋上掉下的想法们,
And you watched me sink,
你看着我下沉,
through the carpet, through the basement, and beyond.
低过地毯,低过地窖,低过更低的地方。
And you didn’t blink.
你没有丁点眨眼。

On the glass, I traced the sun with my thumb.
在玻璃上,我用拇指追寻着太阳的影踪。
It sank into the ground.
它坠入了大地。
And then the stars were blinking,
接着星辰闪烁着眼睛,
like kids who were staring into the wind.
如孩子们凝望着风。
So I climbed through the window and walked until I lost my name.
所以我爬过窗台向前走去,直到我丢失了名字。
Now I can play the victim.
现在,我可以玩弄受害者了。
It’s fine. I’ve seen it on TV.
这多好。我曾在电视上见过。
But if there’s one thing I know, it’s that I never really know enough.
但若有一事我会知道,那便是我从未真正知道。
Our heads, our hands, our brains, our lungs: they’re just machines.
我们的头颅,我们的双手,我们的大脑,我们的肺叶:它们只是机器。
These hearts are all that we’ve got left, and they don’t beat.
这些被我们遗忘的心脏,停止跳动。
Live a little, talk a lot;
苟活着,大话着;
it’s the way this goes.
这就是生存之道。
I’ve come to fear the little knives beneath their well-pressed clothes.
我开始害怕熨平的衣服下那把小刀。
Their arms are reaching;
它们的手臂正在到达;
reach is spreading through the neon glow.
通过霓虹灯蔓延着到达。
Their mouths are moving,
它们的嘴巴正在移动,
but their voices sound like telephones.
但它们的声音像是电话。
The traffic hums; the traffic grumbles near my old window.
车流的低吟与怨言挨着我的老窗。
The street lights flicker; glow and hover like suspended snow.
街灯摇曳、发热并且徘徊,像是漂浮的雪花。
I used to watch the moon retreat and wonder where it goes.
我曾一面看着月色退去,一面疑惑着它将退向何方。
Now I just wonder why my head is overrun with ghosts
现在我只是疑惑,为何我的头颅里,幽魂挥之不去。

Mu
2013.01.23.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