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ics – Heaven Please

Devics – Heaven Please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周日傍晚闲晃,却在朋友店前不经意为一只将死的小猫留下了它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印象。也许是彼时已有邪乎的预感,所以拍的时候就将它在图面上的位置设定于角落边缘,预示淡出或离开。然后颜色设定为略显枯黄色调的“素秋”,秋已至冬不远而春只在下一次轮回,生命正在肃杀的氛围中离去,一切多多少少显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气质型文艺。毕竟是死亡谁也无能为力,生命虽小但终究不忍直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再出来探视,地上果真只剩若干血迹。心一沉,默念了一句“Heaven Please”,愿天界安好…

Heaven Please… 天堂到底是什么它真的存在么?为什么我们要以低下的姿态乞求的口吻去如此呼喊?

信仰,这种精神上的安定剂是以无数的形态,从人们意识到生存在世的许多基本困惑的那一刻开始产生,历经岁月慢慢沉淀成型传承下来。这些意识形态中的某些翘楚,最终被定义被明确,被称呼为宗教,被更多的人笃信和推崇,因为它们给我们安抚疑惑的些许“答案”。天堂,便是答案之一里令人向往的归宿。在这个答案里我们不会是一堆无趣扎堆的原子,不会是一捧碰巧凑在一起的宇宙尘埃或者外星遗物之类没有“尊严”的奇奇怪怪的事物,我们死后将进入一个没有忧愁苦痛的地方与神同在获得永生。但,请注意诸如此类的“答案”,并不是一种承诺,而更多仅仅只是一种指向明确可以期盼的安慰。我们从何而来?我们为什么来这个世界?我们死后将往何处去?在这个信仰缺失的年代,人们更没有办法消除这些疑惑。生,恐怕还懵懵懂懂无所谓;存,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也无所谓;但当死渐渐逼近的时候,没心没肺的状态恐怕将渐渐被死亡的阴影笼罩。想象一下,在某个时刻,两眼一闭或者眼前一黑,我们可能便将突然失去已经拥有的一切,坠入未知的不可预料的境地,谁能不或多或少不安?更因为心里明白其实没有人可以告诉你真正的答案,所以恐慌呼之即来,所以需要未知力量来源的“安慰”无处不在。人对人物事,做不到得不到的时候,“求”几乎是本能,没有异议吧?

对“Heaven Please”这么一句口语的印象,来自Devics的这首同名小歌。某年某月,从Bella Union厂牌的库存唱片被不知何方神圣以洋垃圾的名义运入大陆,然后又开始从汕头和平镇,这么一个全世界最古怪的文化制品集散地往外散播开始,Devics如此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美国洛杉矶小独立乐队,居然在中国成了独立天团,并长此以往长此以往长此以往下去直到现在。“长此以往长此以往长此以往下去直到现在”的意思,基本就是指乐队几乎也就只能维持在独立乐队的水平,难以获得巨大的提升。虽然如此,但是无妨。与其他成功的独立乐队一样,Devics小成功的证明,便在于制造出了游离于商业之上却驻留于歌迷心中的若干独立经典。只可惜拔尖的一曲《Heaven Please》,抛不开小独立范畴情情爱爱的主题,听多了倒是烦躁。于是借着标题扯到更深远的话题上落下这么一份文字,大家用得上的话上半夜听音乐下半夜撕烤撕烤人生,真能想通点什么,第二天还能醒过来的话一切多多少少就会更好点。

Heaven please I have fallen

上帝,求求你 我已沉沦

On my knees and out of your arms

双膝跪地,跌落在你的庇佑之外

Take me back I am good now

请让我回去,此刻我是如此虔诚

Heaven please I have given

我已付出一切

Everything to sing for you

为你吟唱神圣的赞歌

Give some back

请给我些许回报

Let me love now

请赐我爱情

What’s the game please stop pretending

这是一场怎样的游戏?

That you don’t hear me

请您别再假装没有听见我的祈祷

Heaven please come down and save me

上帝,求求你下凡来拯救我

And bring that man to me

把我的爱人带到我的身旁

Heaven please I’ve been walking

上帝,求求你我久久徘徊在

Gates whose entrance I am denied

那扇将我拒之门外的门扉前

Let me in let me in now

请让我进入,现在就进去

Heaven sweet I am calling

亲爱的上帝

At your feet I been true to you

我在你的脚边呼唤,我是如此的虔诚

Paid my due’s say I’m through now

请赐予我应得的, 请说我可以穿过这扇门

(歌词翻译:虾米网 Candydrops)

Slowghost

2013.08.30.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