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 Rice – Unplayed Piano

Damien Rice – Unplayed Piano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大年初三,我们还沉浸在过年一团喜庆中,偶然看到一则新闻: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访问缅甸,并向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颁发了贝-布托民主奖。扎尔达里说,“我确信她将成为被后人记住的本世纪领导人”。昂山素季则表示,“我们想尽可能减少我们国家的家庭所遭受的痛苦”。这位外表柔弱却又坚强似铁的女子,一直是我敬重并热爱着的,她身上流淌着父亲昂山将军同样的热血。昂山素季遭军政府软禁时间陆续超过20年,20年什么概念?是我们从懵懂青春到中年的一大人生跨度!她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留在了茵莱湖畔那个荷枪实弹的院子里。

极权主义者永远不可理解,像甘地那样弱不禁风、灰头土脸的非暴力者,曼德拉这样与世隔绝、手无寸铁的囚徒,昂山素季这样温文尔雅、清隽秀丽、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何以得来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和煽动性?因为,极权主义者永远不会懂得人的心灵乃是世间最强盛的力量!

《Unplayed Piano》这歌是爱尔兰的Damien Rice在2005年为昂山素季写的单曲EP,Lisa Hannigan合唱。昂山素季在囚禁期间,她坚持学习和音乐,她喜欢旧金山的Grateful Dead感恩之死乐队和雷鬼Bob Marley鲍勃·马利,她爱弹钢琴,囚禁的房子里有架钢琴,她最喜欢弹巴赫,但钢琴坏了,当局却不允许上门维修,于是,这架发不出声音的钢琴就默默的陪在昂山素季的身边,这就是这首歌歌名Unplayed Piano的来源。无声的钢琴,常年静静躺在窗户边,在一个被人遗忘的房间里,只有她孤独的坐着,伴着无声的钢琴,谁能来带她回家?

这张EP的封面照片,昂山素季双手扶在铁窗的栏杆向外张望,窗外阳光如此灿烂,她眼里却满是悲伤寂寞和对自由的向往期待。这个满是疮痍的家国,你们为何要这般对待这个热爱着它的子女?阳光洒在她清瘦的脸庞和身上,光华将她围绕,告诉她,你并不孤单,全国人民都在心里默默地记挂着你,他们用这卑劣的手段将你隐藏起来,却隐藏不了人民心里对你至高的敬爱和希冀。

一老友经常摇头叹气说,我这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会落成今日这般?这样不安分不安生的自我折腾着。我也奇怪我这么一个普通家庭/普通偏恶劣环境下长大的一个孩子,怎会长成今日这样?那夜在百源清池畔,记忆突然跳到高中时,我看的第一部大块头世界名著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那时趴在高中课桌下偷偷的看得忘了整个世界,只有夫人鲜活的形象在我脑中活着。而后发觉,我接下去所看所喜欢的皆是那些奇女子的名著,可能就在那青春懵懂之时看了那些奇女子的书,造就了我性格里的不安分不安生吧,也难怪乎会深爱着昂山素季这位奇女子了。

2011本来也是灰暗的一年,但在接近年底时传来了缅甸政府释放了关押十五年的昂山素季消息,我一下子清亮和欢欣了,这自由来得多不容易,而且还得小心翼翼随时会被收回。出来的昂山素季,已是66岁了,但岁月在她脸上没留下多少痕迹,依然清瘦秀丽的她,笑起来能把人溶化在她柔软的慈悲中。她用最真实的心奉献给她的国她的家她的人民,是全世界最值得敬重的夫人,也难怪大名鼎鼎的吕克贝松会为她拍了影片《The Lady》,Damien Rice大叔会特地给她写下这首歌。大米叔也是感性中人,和对夫人真心的敬重,才能谱写出这么情真意切的歌,看他的词吧,我已翻译好了!

Come and see me 来看我吧

Sing me to sleep 唱歌让我入眠

Come and free me 来让我自由吧

Hold me if I need to weep抱着我如果我需要哭泣

Maybe it’s not the season 或许不是这时节

Maybe it’s not the year 或许不是这年

Maybe there’s no good reason 或许没有好的理由

Why i’m locked up inside 为何我被关在里面

Just cause they wanna hide me 仅仅因为他们想隐藏我?

The moon goes bright 月亮变得很亮

The darker they make my night 越是黑暗越成全我的黑夜!

Unplayed pianos 无声的钢琴

Are often by a window 常年躺在那窗户边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在一个被人遗忘的房间里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她孤独的坐着伴着她无声的歌曲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谁人能带她回家?

Unplayed piano 无声的钢琴

Still holds a tune 仍凝固着一首曲子

Lock on the lid 封锁在琴盖下

In a stale, stale room 在一个陈旧,死沉的房间里

Maybe it’s not that easy 或许这没那么容易

Or maybe it’s not that hard 或者它又或许没那么难

Maybe they could release me 或许他们可以放了我

Let the people decide 让人民来决定

I’ve got nothing to hide 我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

I’ve done nothing wrong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So why have I been here so long? 那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么久?

Unplayed pianos 无声的钢琴

Are often by a window 常年躺在那窗户边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在一个被人遗忘的房间里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她孤独的坐着伴着她无声的歌曲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谁人能带她回家?

Unplayed pianos 无声的钢琴

Are often by a window 常年躺在那窗户边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在一个被人遗忘的房间里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她孤独的坐着伴着她无声的歌曲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谁人能带她回家?

Unplayed piano 无声的钢琴

Still holds a tune仍凝固着一首曲子

Years pass by 年岁渐逝

In the changing of the moon 于月圆月缺中

屋屋

2012.01.29.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