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d – The Wood Bunch

The Bed – The Wood Bunch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法国人的乐队,叫什么不好偏偏叫“床”,音乐再萧瑟再落寞也总引人禁不住联想到让高卢人自居第一沾沾自喜的某种野性浪漫,让人嗅出丝许莫名其妙的暧昧。

Benoit Burello一手搭盖了一个声响空间,里面各种奇声妙响各种色彩斑斓,这对弹奏作词编曲制作十八班武艺俱全的他来说不算什么。然而这个空间里面似乎永远只有Burrello一人,些许欢快器乐引发的暖感始终无法阻止Burello内心向往冷清角落的冲动。Benoit Burello自制的或许不是音乐,他只是需要一个氛围一个场景,一张床一扇窗,让自己在些许声响中呆坐床前凭窗远望,想想琐碎无聊的杂事或者其他一些兴奋不起来的念头,冷感十足。2002年的一张专辑Spacebox,人声低调吟唱的都是什么主题呢?平原、储水间、开拓地、深夜某人的哭泣、无声飞舞的小蜜蜂,还有一把不知作何用处的小木棍,琐碎内敛得可以的心思。这看来,我们面对的偏偏是一个雄性荷尔蒙偏少的高卢人。

The Bed的表演看起来单薄无力,Burello却另有打动人心的良方。小时候我们都被训诫过,些小事物的聚集成团,能让原本单薄的个体整合成力量十足的整体,此所谓团结就是力量。一张纸片是薄,然而一摞纸张便可称厚实,再小的积累都能让各中能量改变形态甚至达到质的转变。在这张Spacebox里面,随处可见的便是音乐元素的不断重复形成的段落。三两精致轻巧的旋律碎片一再地循环组合,能搭建起足以承放其他修饰的结构;而元素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叠加,不嫌啰嗦继续聆听的话,慢慢个中精髓也能渗入听者心神。

压轴的一曲典型,The Wood Bunch,始于零碎松散的钢琴弹奏与吉他撩拨,Burello话语不多黯然踱入。背景中响声不断的零碎打击声是第一项重复,倒有几分形意上相近于佛家人诵佛念经时木鱼敲击,铿铿锵锵地不以为乐曲但以为敛神入定的铺垫。3’52”开始,Burello便开始以主音和声交织纠缠的形式重复三两句相同的歌词,足足占据全曲8’42”一半有余的空间,将近五分钟长度的冗长一段絮叨,也不知吟的唱的是什么,倒像是神情恍惚之人不清不楚的喃喃细语。若一句两句飘过便不再提及,听不懂也就罢了。然而层层叠叠再三纠缠又没有个交代,不由使人有问,什么样的思虑需要如此反复折腾,什么样的抑郁来得如此难分难舍?既然有问,则听者心已不宁,心已不宁则小小伎俩已然得逞。而这便是The Bed的音乐中悄悄潜藏的秘密,以简单的事物为基本不断重复累积能量去引发内心的波澜起伏,Benoit Burello暗招一手也许刻意或者就算无意,但终究做到了不一般的效果。

Slowghost

2012.01.11.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