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At Shatter Creek – The Drive

Summer At Shatter Creek – The Drive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自从有了车,我就得了路怒症。

宝马的广告语之一是“驾乘乐趣,创新极限”,奔驰有段广告语说的好听:“尽可沉浸于享受,无需分心”,奥迪A4L呼唤车主们“驾驭你的想象”。市面上各种品牌的私家车都有大把诸如此类能把车主连人带车一起吹进天堂的商业口号,但光有口号确实是不够安抚司机们内心烦躁的。在一个近乎没有交通规则的二线三线城市里驾车,首先得防着让着常规路面三巨头一公交二的士三面包车(含各色皮卡),三位爷横得很惹不起是自古以来难以解决的交通顽疾不用多说。但最终极最可怕的马路不定时炸弹无疑是电动车,这种等级低到大妈大伯们无需培训也可以轻松拥有的交通工具,以移动迅速架势凶悍不计后果著称,可以无视任何规则闯荡江湖,据说官府根本拿它们没办法。每天跟这帮顶级杀手在路上抢道,还得时刻防着到处乱串的行人自行车,其他擅长加塞占道的莫名其妙私家车,各色忠于职守长期努力钻研摄像与开单技巧的交警巡警,如此恶劣的驾车环境,不管屌丝土豪,上路即是煎熬… 于是,知书达理的小资群体也罢,风度翩翩的中产阶级也罢,娴雅纯真的名流淑女也罢,方向盘在手,立马火气上头怒火出口。除非不开车,否则这路怒症还真是不好治。

所以哪里还有什么驾驶乐趣?当汽车渐渐成为很多人生活里的必须品的时候,结果一日之怒始于车,科技的便利方便人们的生活但并没有带来相应精神层面上的解脱,这是当代人在很多现实方面上没有办法解决的矛盾。Drive your car and your car drive you mad。Drive DRive DRIve DRIVe DRIVE,有时候真的是想到这词儿就闹心。

还好这里Summer At Shatter Creek的这首《The Drive》是与路怒症无关的Drive。Craig Michael Gurwich,是个绰号“不高兴”的美国小伙子,不喜欢欢歌笑语所以一个人浅吟低唱才是他的音乐。这样闷骚包的人为午夜时分唱的东西,可想而知不会有太好的情绪。三更半夜的Drive,总算是不吵杂不拥挤不用提心吊胆了吧?所以音乐是静谧的舒缓的从心底里出来的可以趁机胡思乱想的。但又似乎有点什么东西不太对劲。玄乎其玄的说法里,午夜时分乃是一日当中阴气最盛的时候,时辰一到还不乖乖回家各找各妈的话,指不定遇上奇奇怪怪的东西就不要抱怨政府啦… 不知道此话当真不当真,可是Mr. Gurwich不高兴先生三更半夜闷骚包在路上兜风唱的歌里,还真有奇奇怪怪的情景:

I took a drive to see you last night after midnight.

昨天深夜我开车想去见你

I drove all the way over you weren’t there.

但你哪儿都不在

On my return I decided to travel on to the part of town that

I’m not so sure of, what they call bad.

回来的路上我就突然决定想拐去镇上奇奇怪怪的那些角落走走

I saw girls pushing babies

as they slept in their strollers

being pushed from the corners into the dark.

我看见女人们推着婴儿车转过街角走进黑暗,她们的孩子们一路沉睡(妖怪?)

And there were dogs that took over where the homeless

would slumber n the day,

but it was night now in the park.

我看见野狗们在深夜占领了白天流浪汉们蛰伏的公园角落 (狗精?)

Now this part it’s so different.

It’s unlike me it’s so distant

这一切和我日常所见是如此的不同

just the colors are different,

now I know.

白天满是生机勃勃的色彩而此时此刻却阴森晦暗

I’m not sure why I’m wary,

我不明白我为何突然如此神神叨叨

in the dark things get hazy,

but I know I’d be crazy to ignore.

但此时此刻黑暗中的一切晦暗不清,此情此景怕是难以忘却了。

周遭寂静时人容易专注容易伤感容易玻璃心,是因为人的情绪不安而所见皆不安,还是因为黑暗的强大而导致人心惴惴?Mr. Gurwich命中怕是阳虚阴盛,2003年的个人首张同名专辑简直是年度催泪大戏,音乐里缺的是阳刚气息,满满的是忧郁哀怨。据说当年没钱没工作的Mr.Gurwich先生为了一圆音乐梦,甚至只好卖掉自己珍藏已久的美国职棒大联盟明星卡片收藏,换回了一台八轨数字录音机一台鼓机和一副麦克风。在一种除了音乐创作以外近乎一无所有的境地里磨出的声音,真实地悲情地打动了无数乐评人的心。两年之后的第二张专辑《All The Answers》创作时再现悲情,之前千辛万苦买来的设备居然被梁上君子偷了个一干二净,Mr. Gurwich一夜重回解放前,再无力购买新设备的他只好以更低的姿态借来所有需要用到且能够用到的音乐设备完成了专辑录制。如此的经历,要在当下赶忙加入XX好声音的节目录制,说不定足够惨痛而励志到可以打动导师借机上位混个小红小紫啊…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尽管音乐动人创作用心,但Summer At Shatter Creek的二次悲情牌没有奏效,Craig Michael Gurwich随后也渐渐淡出人们视线。唱悲歌的人,永远红不过唱欢歌的人,说到底人们大多终归还是指望从生活中获取欢乐愉悦,被动悲情那是无奈,主动悲情纯粹吃太饱。Craig Michael Gurwich或许真戏真唱或许假戏假唱,闪耀过,留下了些许不一样的色彩,但终归还是沉入乐海。

由路怒症引发的一曲《The Drive》,只当是一次缅怀: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唱过那么一些歌打动过那么一个需要一些歌来打动的另一个人。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Slowghost

2014.09.21.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