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boy – Tiny Seismic Night

Sharkboy – Tiny Seismic Night

音乐试听: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Saul Galpern,这个名字恐怕连一干国内乐评老炮们都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历。此人这辈子干过的最成功的几件事,莫过于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唱片公司A,抓住了一个合适的机会签下了乐队B,然后借着B乐队空前绝后超新星爆发似的影响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就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

代号A和B的对应身份是这样的:A便是曾经名噪一时的Nude Records(裸体唱片公司),B便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山羊皮乐队,Suede。其中细节关联何在?

话说1992年Saul Galpern凭借自己参与运作 Simple Red与The Fall等乐队发展的经验,成立了自己的小唱片公司Nude Records,意欲独立成就一番事业。此时的山羊皮在伦敦地下乐坛已是公认的未来之星,但在正规的舞台上方才开始崭露头角。当Saul Galpern观看完山羊皮在1992年1月NME杂志音乐会上的演出之后,他敏锐地嗅到这只新乐队身上可能蕴藏的巨大能量与商业价值,便主动开始与乐队联系签约发行唱片等相关事宜。山羊皮乐队显然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清楚自己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在当时情况下他们需要的是大唱片公司的一份长期合约保证乐队的地位与发展,却苦于没有足够的筹码吸引大鱼上钩。于是,譬如Nude Records这样一个愿意短期内提供给他们上市机会,又有丰富的乐队运作经验的合作者,便不失是一个应时应景的适合选择。一个月后,Nude Records以三千一百三十二英镑酬劳为代价签下了Suede,为其发行两张敲山震虎为目的的单曲:同年5月11日发行的《The Drowners》和同年9月14日发行的《Metal Mickey》。

以这份短期合约为依托,唱片公司和乐队取得了双赢的效果。一方面乐队通过两张单曲在市场上验证了他们的实力,吸引了更多媒体舆论和歌迷的追捧,同时打动了众多唱片公司的心。在另一方面,Saul Galpern以Nude Records对两张单曲的成功推广运作,展示了他与乐队配合的良好前景,居然打动了唱片业巨头索尼公司与其合作。有了索尼公司的支持,Nude Records这个婴儿级别实力的新生独立厂牌瞬间就开挂似地原地升级到腿软,也让山羊皮乐队看到自己所期盼的前景。很快,在许诺给予山羊皮创作上充分的自由之后,一段花火四射的试婚终于迎来了夫妻对拜的时刻,Suede最终正式签约与索尼合体后的Nude Records并在其中爆发出了自己最大的能量。显然,Saul Galpern是个精明的懂得抓住机遇的商人,对于山羊皮的把握一举成就了Nude Records在几乎整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光无限。

可惜的是,Nude Records成也Galpern败也Galpern。在厂牌依托Suede的天赋与索尼雄厚财力名利双收的同时,Saul Galpern在挑选和运作新乐队的事务上,虽然有诸如Black Box Recorder这样后续力量撑了一段场面,却几乎再无灵光一现的手笔。随着厂牌运作经营上的败笔连连,Nude Records居然从1999年开始陷入财务危机,推迟新唱片的发行甚至拖欠乐队的薪酬。似乎只有Saul Galpern一人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2001年12月的某天,Nude Records最终宣布自动清算倒闭。Saul Galpern只花了一年的时间铸造巅峰,却连着走了N年的下坡路,“经营”二字,确实在表面风光华丽的背后更需要的是稳准狠的奋斗与毫不松懈的坚持。

故事说长了… 关于Sharkboy,这个只在1993年和1995年间发行过两张专辑的乐队,低调地掩藏在Nude Records的所属乐队名单中,只在英国国内拥有一些铁杆粉丝,在国外市场几乎不被人所知,甚至互联网上都很难找到乐队的完整讯息。通常情况下,物以类聚,一个独立厂牌挑选收入乐队的音乐风格和品位不会相去甚远。她们头上闪耀着的Nude Records和Suede的光环,显然是我发现并留下The Valentine Tapes这张陌生乐队唱片的原因之一,却没料到她们开篇一曲Tiny Seismic Night(小小震撼世界的夜晚)便给了我巨大的一个惊喜:一个微微沙哑迷离而又饱满稳重的女声,来自主唱Avy,华丽高贵到足以媲美Mazzy Star的Hope Sandoval和后朋女妖Siouxsie Sioux。唔… 这便是在茫茫碟海中寻找精品的乐趣,总是冷不丁从什么地方会冒出一两声清脆悦耳的响动,引人循声而去驻足流连。这个世界上美丽的声音多得是,只不过商业街上摆满的大多都是花枝招展或者恶俗无趣的歌舞升平,当人们厌倦了主流音乐市场上一张张令人审美疲劳的面孔和一曲曲“轻度雷同”的歌谣时,却绕不出他们设置的迷魂阵,走不进别有洞天的独立世界。可怎么办?譬如我们,一边喊着要挽救传统音乐文化,一边喊着要鼓励新生音乐人才,可最终在铁定的某某思想某某政策引导下,从那么些个指定形状的筛网里滤出来的新产品又几乎无一不是换汤不换药的货色,要发现一些新鲜的别致美丽倒只能从歪门邪道上去搜寻了。真是莫大的一种可悲…

回到音乐上,可能Sharkboy本身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创作不够均衡,可能乐队以Dream Pop风格出现的时间正赶上英伦如火如荼风头掩盖一切的大潮,又可能彼时的Saul Galpern和Nude Records一心于山羊皮的大红大紫之中并未好好运作手中另外的这些天才们,Sharkboy精彩然而却终究隐去。眼前的一首Tiny Seismic Night,集四五人之力而已便生成了这般气势宏大的华丽声响。Avy婉转迷幻地唱到:“I want you to be happy, be something, be loving into tiny seismic night,我想你们在这个小小震撼世界的夜晚在我们的音乐中开心、自在、有爱”。她可能没有想到,在她歌唱了十六年之后,在遥远的中国居然还有一些人盯着电脑,从一个呼唤“这个地球不是一个冰冷无趣的世界”口号的莫名网站上听到她留下的美丽。而她给予的开心、自在、有爱,带着别样的流光溢彩沁入心脾,爱乐之人们所领受的又何止是一两次小小的感官震颤而已。

Slowghost

2012.02.22.

本篇文字为“暖房”作者原创,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请标明出处。

Lee Konitz – On Green Dolphin Street

Timonium – Self Evidence

The Twilight Sad – 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

Sambassadeur – Albatross

山本邦山 – 银界

Charlie Parker – Lover Man

Asgeir – Head In The Snow

Tortoise & Bonnie ‘Prince’ Billy – Daniel

The XX – Dangerous

Primal Scream – Some Velvet Morning

Pet Shop Boys – Go West

Nirvana – Life Ain’t Easy

Dolores O’Riordan – Apple of My Eye

Chicago Underground Trio – Protest